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交流 -> 文艺品鉴 -> 侨史精粹
侨史精粹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我的回国经历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7日 来源:黄道宽

    我是1946年在朝鲜出生的,儿时的记忆是美好的,但我最刻骨铭心的记忆是回国的经历。1950年春,美帝国主义发动了侵朝战争。不时地派飞机来朝鲜轰炸。当时朝鲜政府为了采取防御措施,号召朝鲜人民(包括各国侨民)“深挖洞,广积粮”。新义州也和全国一样,到处挖起了防空壕。敌机一来,就拉警笛,一拉警笛,大伙就往防空壕里钻。那时,每次拉警笛,爸爸总是抱着妹妹、领着我,妈妈抱着不满一岁的小弟弟往防空壕里钻。这样连续了一个多月,有班不能上,有家不能回。饭吃不好,觉睡不好。
    这一天,又拉起了警笛,大家又往防空壕里钻,这次真炸了。刚开始是四架,后来又是八架、十六架、三十二架……,这些飞机又是扫射又是轰炸,又是扔燃烧弹。顿时间炮火连天,浓烟滚滚,立马白天变成了黑夜。
    这时突然一颗炸弹扔在我们的防空壕中间,好多人嚎啕大叫,死伤大半。只见火舌四射,浓烟滚滚,呛得人喘不过气来,胩胩直咳嗽。这时我们这个防空壕乱了套,纷纷往外挣脱,连滚带爬往外冲。爸爸抱着我不由分说也往外爬,只见美国飞机一架接着一架,飞得很低,溜房檐下飞个弧形,紧接着就是一排子弹、一串炸弹。虽然烟雾遮住了太阳,看不见什么,但借着不时的爆炸火光,看到穿白衣服黑坎肩的,还有全身白衣服的朝鲜老百姓一片片横尸满街。老婆喊丈夫的,爸爸喊儿子的,老人的吭吭声,妇女的哭嚎声,还夹杂着不时的爆炸声,房屋倒塌声……浑成了一团。我记得当时爸爸抱着我,把我的一只鞋挤掉了,我不敢做声,怕爸爸哈腰捡鞋的功夫被敌机扫射着。爸爸当时比较理智,顽强地抱着我趴在马路两旁的壕沟里,机灵地从这个壕沟又窜到那个壕沟。这时一架敌机扫了一排子弹,“啪、啪、啪……”落在爸爸的脚边。
    经过了三个小时的轰炸,新义州平了,到处是一片火海。停炸后,爸爸第一个奔向我家住处,那里的楼房已经倒塌,一切烧成灰烬。妈妈已经不像个人样了,蓬散了的头发,胡乱地蒙在脸上,衣服大襟扯开,一只裤腿烧了半截,腿上起着泡、流着血。满身泥土,满脸烟灰,再加上流泪手抹,已经辨不出妈妈的模样了。
    妈妈见到爸爸,悲痛欲绝,惊喜交加。两人紧紧抱成一团,大哭一场。夜深了,筋疲了,力尽了,就胡乱找个弹坑,妈妈抱着我睡着了。爸爸没有睡,瞅着天上的星星发呆,回味着这一天所发生的一切——房子烧了,东西没了,小儿炸死了……突然涌出一个念头——去找大使馆,回国。于是便叫醒妈妈,连夜去找。
    天刚亮,我们就一路打听,一路走。妈妈左腿小腿肚子中弹,但没有伤着骨头,爸爸扶着妈妈,一瘸一拐地走着,我在后边跟着。
    在大使馆院里,大使馆的人说,乐意回国的中国人都在这里集合,使馆派人护送我们回国。那几天,都在大使馆办的临时食堂免费就餐。当然也是在大使馆临时设的宿舍免费住宿。
那时,鸭绿江桥有两座,在我记忆里,一座是我们这些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海外游子、海外华侨、海外难民回祖国家乡的;一座是大队人马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去朝鲜抗美援朝的。
    回到可爱的祖国,脚踏自己的国土,顿时一股暖流涌遍全身,热血沸腾。十分渴望见到自己的亲人,就像失散的流浪儿在外受到了委屈,受到了欺凌,满肚子的苦水急着要往外倾吐。在中国大使馆和安东归国华澳门游戏合会共同举办的诉苦大会上,很多人痛诉了美帝国主义的滔天罪行;还有的痛不泣声地控诉了在国外受日本人、韩国人、朝鲜二狗子欺压的种种罪恶行径。爸爸在这次诉苦大会上也抢先发了言,用自己的苦难遭遇控诉了美国侵略者及其帮凶所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行。大大鼓舞了中国人民的士气和民族解放的斗志。当场有不少年轻力壮的归国华侨穿上了志愿军服装,端上了保家卫国的钢枪,加入了抗美援朝的行列。
    在安东归国华澳门游戏合会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居住在高丽门的舅舅马成盛一家。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爸爸重新做起了装潢行业,我也上学了,后来成为一名国家干部。作为一名归侨,深深感受到了祖国的强大。也深深感受到了党和政府对广大侨胞的关怀。

 

作者系丹东凤城市朝鲜归侨 黄道宽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附件下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