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澳门游戏动态 -> 理论研究
理论研究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华侨与辛亥革命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30日 来源:铁岭市澳门游戏

    在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际,本人查阅了大量史料,被华侨为辛亥革命慷慨解囊、不惜流血牺牲的英雄业绩所震撼!随之搜集整理出该篇文章,以此纪念辛亥革命百周年和缅怀华侨爱国英灵,激发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奋斗不息的坚强决心。
    孙中山领导的以推翻清朝政府,建立民国为目标的辛亥革命,华侨是其主要动力之一。他们参加孙中山
在各地建立的革命团体,并从经济、军事等方面支援辛亥革命,功绩卓著,表现出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揭开了华侨爱国史上崭新的一页,形成了华侨支援中国革命的第一次爱国高潮。也是华侨大规模地投入中国近代反帝反封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开始。
    一、慷慨解囊支持国内革命
    在辛亥革命前,海外华侨约达600多万人。主要分布在南洋的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越南、缅甸
、菲律宾等地;其次是美洲,欧洲、非洲也有,但数量不多。广大华侨用自己的智慧和辛勤劳动为侨居国的社会、经济、文化事业的发展作出重大的贡献。海外华侨谋生困难又备受歧视和迫害。他们迫切希望能有一个独立、民主、自由、富强的祖国。因此,当代表时代潮流的革命党人在华侨中作宣传动员和进行组织工作时,广大侨胞的爱国主义情感和革命积极性就会像火山一样迸发出来,朝着革命的方向发展。鸦片战争后,中国开始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随着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以孙中山为代表的资产阶级革命派登上中国的舞台。在孙中山的革命活动中,海外华侨成为他最早的支持者和参与者。他们踊跃建立革命组织宣传革命思想,并慷慨解囊支持国内革命。
    据记载,华侨在经济上支持辛亥革命的功绩最为突出。孙中山在回顾他领导起义的历史时说:“慷慨助
饷,多为华侨。”表现在历次起义的枪支、弹药购买费,起义士兵的伙食费,平时革命组织的活动经费,创办报刊等宣传费多为华侨提供。从1894年兴中会成立,到1912年南京临时政府时期,华侨为辛亥革命提供了大批经费,从其发展状况来看,大致可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1894年兴中会成立到1905年同盟会成立。在这一时期,檀香山爱国华侨首先作出了贡献。
1894年底,孙中山为筹划广州起义经费而奔走,当时在檀香山孙中山的哥哥孙眉,则以每头六七元之价贱卖自家的耕牛,以充义饷。华商邓荫南,出卖他在檀香山的全部商店、农场,以表达其一去不复返的决心。1903-1904年,孙中山还先后在檀香山和旧金山发行“军需债券”。此阶段华侨捐助款数达3.2万多港元,反映了华侨在经济上支持革命的初期特点。
    第二阶段,从1905年同盟会成立到1908年河口起义失败。这一时期南洋华侨贡献最大。1907年-1908年,
粤、桂、滇三省边境爆发了潮州黄冈、惠州七女湖、廉州防城、镇南关、钦州、河口六次武装起义,华侨捐助款项迅猛增长,其中越南华侨所捐款项,更为其他各地华侨所不及。1907年孙中山到越南华侨中进行革命宣传,在西贡演讲后,当场就筹集到3.5万元。西贡华侨李卓锋对防城、河口、镇南关等处的起义,一人就捐军费几万元。同盟会成立后,还发行两种债券。1905年12月在安南发行《中华民务兴利公司债券》。1906年发行英法文“中国革命政府军债券”,此阶段华侨捐款数量比第一阶段大为增加。
    第三阶段,从1908年河口起义失败后到1911年广州黄花岗起义。这一时期华侨捐款多集中在黄花岗起义
。1910年11月13日,孙中山召集国内外同盟会骨干在马来亚的槟榔屿召开秘密会议,筹划“三.二九”黄花岗起义。为解决军械粮饷,会后黄兴、胡汉民等分赴南洋各埠筹款,孙中山则经欧洲赴美洲募捐。在温哥华孙中山接连数天在致公堂和华人戏院发表演说,宣传革命,进行募捐,当地华侨反应十分强烈。温哥华洪门筹饷局成立后,不少华侨工人慷慨捐出一两个月的工资。随后孙中山与冯自由前往维多利亚宣传革命,该地的致公堂将会址房产抵押,把所得的3万港元汇往香港策划起义的指挥机关统筹部。消息一传开,温哥华、多伦多致公堂也分别将其公产抵押,各得万元,全部捐助革命。东南亚各国华侨也都踊跃捐款。为了筹划黄花港起义,各地华侨共捐款18.7万元。数目之大,为以往任何一次起义所不及。
    第四阶段,1911年广州黄花岗起义后至南京临时政府时期。此阶段武昌起义爆发,华侨革命热情高涨,
各地华侨掀起了捐款高潮。1911年5月-7月间,孙中山在美国芝加哥、波士顿、洛杉矶等地奔走呼吁。6月26日,他在旧金山促成同盟会与致公堂联合成立洪门筹饷局,开展大规模的筹款。孙中山在赴美国北部筹款的过程中,受到当地侨胞的热烈欢迎,人们纷纷慷慨解囊。在短短的3个月时间里,共筹得美金14.4万余元。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成功,海外华侨无不欢欣鼓舞。此时孙中山从国外赶回国内,当他路经新加坡
时,新加坡保安会立即送5万元给孙中山作为革命经费。缅甸华侨同盟分会在《告全缅甸同胞书》中指出:缅甸华侨在得到武昌起义成功的消息后,短期内就捐款20万元。起义消息传到秘鲁,首都利马华侨爱国社于10月16日晚举行集会,随即成立秘鲁华侨筹饷局,四天之内收到捐款12535元。同年11月,革命风潮席卷全国,有15个省先后宣布独立。广东、福建、云南、上海等地在光复中得到华侨捐款的支援。新加坡的广东救济会捐款20多万元,汇至广东督政府;新加坡福建保安会在会长陈嘉庚的支持下,筹款10万元,汇至闽督作救济用途,并倡募国民捐款20万元。据当时广东省财政司收支总册报告,从1911年11月9日到1912年5月底这半年中,华侨支持广东光复和革命政权的捐款、借款就达175.8万元。
孙中山在南京担任临时大总统的时候,财政非常困难,所幸得到美洲、东南亚等地华侨的捐款援助,才
暂缓革命政府的燃眉之急,对稳定刚刚建立的革命政权起了巨大的作用。
    华侨在经济上对辛亥革命的贡献,具有如下几方面特点:
    第一、华侨捐款范围广泛。不仅华侨资产阶级为革命提供了巨款,就是经济困难的工人、小商小贩,也
积极捐助。各阶层都表现出了较高的革命热情。
    孙中山在美洲募捐时,“捐款尤以工人为多”。有的洗衣工人将一生的积蓄捐给革命,甚至有的失业工
人借债捐助。越南同盟会会员黄景南,虽以卖豆芽为生,但他把一生的积蓄几千元全部捐献。挑水工人关唐,每担水只值一文,但他却将半生之血汗结晶三千元全部捐出。古巴华侨妇女还用手工编制品和刺绣工艺品去义卖,筹集军饷。这些感人的事迹,充分体现了华侨劳动者的革命觉悟和赤诚的爱国热情。
    华侨中小资产阶级为革命捐资助饷作出了很大贡献,有的不惜倾家荡产。新加坡华侨林受之,原是开设
几十家橡胶店的巨富,为革命用尽全部家产,以至子女不得不去当雇工。新加坡华侨张永福,也由于为革命提供经费,几至破产。
    华侨中为数不多的大资本家有的也捐款支持革命。如,苏门答腊棉兰的大资本家张榕轩张耀轩兄弟,既
与荷兰殖民政府关系密切,又与清政府有密切的联系,张榕轩曾以10万两白银捐得四品京堂虚衔和候补视察等闲职。1903年-1906年,张氏兄弟在国内投资修筑潮汕铁路,这是华侨在国内兴建的第一条铁路。武昌起义后,张耀轩以其本人名义,捐了一笔巨款给孙中山。民国成立后,孙中山特为张耀轩亲笔提赠了“博爱”大字斗方一幅,借以鼓励其襄助革命的义举。
    从地区来看,无论是南洋地区,还是美洲、澳洲、欧洲和非洲,广大侨胞都开展了捐献活动。只是在不
同时期,各地华侨的捐款数量有所不同。总的来说,南洋地区和美洲地区提供的经费最多。
    第二、华侨支持革命的款项绝大多数是义捐。虽然革命组织也发了一些债券,但在新加坡华侨中发行的
“中国革命军政府债券”;在越南华侨中发行的“中华民务兴利分局债券”;在美洲发行的“中华民国金币券”等。但持有这种债券的华侨并不要求一定兑换。如,李卓锋把孙中山给他的10万元国债券全部烧掉,表示绝不希望任何酬报。华侨为辛亥革命提供的经费,既有个人,也有团体。特别是到了后期,团体提供经费越来越多。这些团体有美洲的洪门筹饷局、安南穗城会馆、安南广肇会馆、新加坡广东保安会、福建保安会等。
    第三、华侨提供的巨额经费对革命起了很大作用。华侨为辛亥革命提供的经费,虽然没有系统完整的统
计,但根据各种分散的资料和有关著述,我们仍然可以知道它的大体情况。从1895年-1912年华侨捐款估计700-800万元(港币)之多。这些款项是开展革命运动不可缺少的物质条件。
    华侨为孙中山等革命领导人和各种革命机关提供了活动经费。孙中山到各地进行宣传和组织工作,所需
的旅费和生活费,大部分是华侨提供。1894年,他从日本横滨到檀香山的旅费是日本华侨冯镜如兄弟捐助。1904年,孙中山和美国致公堂首领黄三德一起,到各地进行宣传的活动经费,全部是旧金山华侨认购革命军需债券的钱。此外,1907-1908年期间设在河内的武装起义总机关,1911年广州黄花岗之役设在香港的统筹部等革命机关,其活动经费都是华侨资助。华侨提供的经费也为办刊、印刷书籍,进行革命宣传创造了物质条件。新加坡的《图南日报》的经费全由陈楚楠、张永福所出。华侨提供的经费还更多地用在发动各次武装起义和建立巩固国民政权方面。
    二、不惜流血牺牲参加武装起义
    华侨不仅为各次武装起义提供了经费和物资,而且积极参加革命队伍,在前线冲锋陷阵。1895年的广州
起义是孙中山策划的第一次武装起义。参加这次起义的有跟随他由檀香山回国的邓荫南、宋居仁、夏百子、侯艾泉等华侨,尽管后来由于叛徒的告密,以致起义来不及发动就被清军镇压下去,但檀香山华侨回国参战的举动给后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00年10月的惠州起义是孙中山策划的第二次武装斗争,亦有邓荫南、宋居仁、卢文泉等华侨参加。1907年孙中山在河内设立革命机构,在广东、广西、云南一带发动多次起义。这一系列起义都有不少华侨参加。1907年5月的潮州黄岗起义是新加坡华侨许雪秋指挥的,同年6月新加坡华侨邓子瑜指挥惠州七女湖起义。两次起义都是以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华侨为骨干,其中惠州七女湖起义,参加者多是新加坡回国的华侨。起义虽然失败了,但他们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有力地鼓舞了革命志士。1907年3月,孙中山派黄兴发动和领导的钦廉起义,其主力是旅越华侨,他们组织了200多人的中华民国军南军攻入钦州。在钦州、廉州、上思一带转战40多天,队伍发展到600多人,先后击败清军万余人。
    华侨参加武装起义,在1911年“三.二九”黄花岗之役中,表现的尤为英勇、壮烈。1910年11月,孙中山
在槟榔屿召集同盟会主要负责人黄兴、赵声、胡汉民、邓泽如等开会,决定在广州发动起义。新加坡、马来西亚各地华侨纷纷报名参加,仅从新加坡、槟榔屿等地回国参加这次起义的华侨革命志士就有500人。起义经过了周密而充分的筹划。从海外华侨募集了巨款作为经费,购进了大批枪械弹药,在广州城内设立秘密机关几十处,并从各省调集大批优秀骨干组成“先锋队”,还通知各革命党人相机发动,同时联络新军、防营和会党武装,以便响应起义。因消息走漏,1911年4月27日晚,黄兴仓促率敢死队100余人起义,后因寡不敌众而失败。起义失败后,广州革命志士收得烈士遗体72具,合葬于广州郊外黄花岗,这就是中国革命史上著名的“黄花岗72烈士”。在这些烈士当中,华侨烈士占1/3,其中工人占十多名,其余的有职员、教师、记者、商人、传教士等。
    南洋华侨杜玉兴,在海外因受革命思潮影响,决心参加革命斗争。“三.二九”起义时,随黄兴进攻督署
,击毙清军十余人,后中数弹殉职。新加坡华侨李文楷,当听到要发动广州起义时,兴奋地说:“吾致志祖国之时至矣。”在巷战中打死了很多敌人,自己身上中了几枪,血不住地流着,还奋勇杀敌,一直到战死。吉隆坡华侨李晚扛举起义大旗,在队伍前头勇猛冲锋,终于牺牲。越南华侨罗联起义时参加攻打督署,后来转战到小北门被捕。在狱中他仍然坚持斗争,其族弟罗惠南等探望他时,他说:“吾必舍身取义,望诸弟能继吾志。”清朝水师提督李准对他严刑审讯,他始终英勇不屈,在就义时还高呼:“中国非革命无以救亡,望后起者努力前进。”缅甸华侨李雁南,在战役中受伤被捕。清吏严加审问,李慷慨陈词:“可恨我现在身中两枪,不能复战。虽然,从今以后,不数年,中国必亡国,百年必亡种,虽生何益?!”说毕即求速死。清吏命兵警枪杀,李跃起,走至空地,对警兵说:“请用枪从口击下!”说毕,张口饮弹死。
    孙中山在《黄花岗烈士事略序》中写道:“是役也,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
色,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怨愤所积,如怒涛排壑,不可遏抑,不半载而武昌之大革命以成,则斯役之价值,直可惊天地泣鬼神,与武昌革命之役并寿。”孙中山还为黄花岗72烈士墓书写“浩气长存”四个大字横额以志纪念。
    华侨还用暗杀手段刺杀个别清朝大臣。例如南洋华侨温生才枪杀清将军孚琦;旧金山华侨邝佐治枪杀清
海军事务大臣载洵。虽然这种手段还不能达到最终推翻清朝统治的目的,更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旧的社会制度,但在当时历史条件下,革命志士不顾个人安危,不怕流血牺牲,勇敢地与统治者进行坚决斗争,精神是十分可贵的。

                    本文作者为铁岭市澳门游戏主席张明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